藝人專區
李劍青

李劍青Li Jian Qing

了解更多
音樂詩人 在這個浮躁的年代
以一種不像流行音樂的姿態,安然沉澱在人們的心裡


從很久之前開始,李劍青就是一個傳奇的名字。他的作品在網絡上流傳,也在很多人的腦海中縈繞不去。

出生於廣西桂林,7 歲半開始學習小提琴,師從著名小提琴教育家董學堯教授開始正式的古典音樂學習生涯。 6年以後考入廣西藝術學院學習小提琴演奏專業,曾任廣西交響樂團小提琴副首席。期間多次參加全區及全國的小提琴比賽,均獲得非常好的名次。

1996年 中學時期,組“紫太陽”樂團,開始流行音樂的探索。在所參加的活動當中,各個賽區都以冠軍的成績晉級,獲得不錯的成績與肯定。全國樂團的角逐當中,紫太陽樂團成績也非常不俗。在第2屆全國大學生樂隊比賽,以華南賽區冠軍的身份進入全國總決賽,獲第2名。

2013 年發表作品『匆匆』,在浮躁的年代,以一種不像流行音樂的姿態,安然沈澱在人們的心理。很多人都很好奇他什麼時候會發表更多什麼樣的作品,也很好奇,他怎麼都不急,當所有人都期盼他的才華綻放的時候,他看起來依然沈靜,不疾不徐。
  1. 找到你 (LOST,FOUND) - 電影<找到你>主題曲
音樂才子李劍青溫暖的嗓音盛滿愛的力量,深情演繹電影《找到你》的同名主題曲《找到你》

在平靜無垠的海面下,或許隱藏著無限風浪,但只要在心底種下曙光,就能收穫希望。面對世事無常的苦難,只有勇敢的心可以承載一切黑暗,堅守心底的善良,才能穿越荒漠找到你。


音樂才子李劍青溫暖的嗓音盛滿愛的力量,深情演繹電影《找到你》的同名主題曲《找到你》。優雅的鋼琴搭配悠揚的弦樂,溫柔而堅定的歌聲響起的一瞬間,輕柔地吉他聲隨之而來。恰如其分的停頓後,深情的歌聲愈發嘹亮,強勁的鼓點與徜徉的和音相互交融,有著安撫人心的能量。激烈的電吉他與管弦樂的相輔相成,展現披荊斬棘驅散黑暗的勇敢,在雨過天晴之後,又回歸柔軟。歌曲圍繞愛的力量展開,詮釋了電影中因愛交織的兩位母親柔軟卻又剛強的一面,帶著真心找到你,帶走你的不安。

載入全文
  1. 在家鄉 (Hometown)
  2. 不變的事 (Things That Will Never Change)
  3. 出城 (Journey Home)
  4. 平凡故事 (Ordinary Story)
  5. 姥姥 (Grandmom)
  6. 匆匆2017 (In a Flash) - OT:匆匆
  7. 讀。匆匆 (In a Flash-V.O Version) - OT:匆匆
李宗盛製作 李劍青音樂作品集『仍是異鄉人』 暨李劍青『不願落地的果實』作品音樂會

李宗盛製作 李劍青音樂作品集『仍是異鄉人』
暨李劍青『不願落地的果實』作品音樂會


從很久之前開始,李劍青就是一個傳奇的名字。他的作品在網絡上流傳,他做為演出嘉賓的表演片段,也在很多人的腦海中縈繞不去。幾年前發表的作品『匆匆』,在這個浮躁的年代,以一種不像流行音樂的姿態,安然沈澱在人們的心理。很多人都很好奇他什麼時候會發表更多什麼樣的作品,也很好奇,他怎麼都不急,當所有人都期盼他的才華綻放的時候,他為什麼看起來依然沈靜,不疾不徐。


7月27日,他和亦師亦友的製作人大哥,李宗盛,將在北京的Blue Note 舉行『不願落地的果實』作品發表會,將在現場呈現完整的音樂作品集。這張期盼已久的作品,定名為『仍是異鄉人』,也即將全網發行。


我們只是想要探索他們的故事,就自然的走到了這裡


針對這個眾人期盼的作品,製作人李宗盛是這麼說的:
『我們並沒有想著怎麼樣去打動人,我們甚至沒有預想發片這個事,我們甚至不能說是在精雕細琢,我們只是想要探索一個方向,想要探索這個浮躁的世界裡,平凡人的處境,想要為他們,用文學的筆觸,說出他們的故事,就自然的走到了這裡』。


二十一世紀初,李宗盛和李劍青,先後從台北和桂林來到了北京。這是一個一切都開始加速的年代,舊有的價值觀急速被拋在腦後,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新的未來,也有新的擔憂。唱片產業也是,互聯網的崛起,讓音樂的未來顯得充滿可能,卻也讓音樂的本質面貌模糊。


處身在巨大的加速器中的李宗盛和李劍青,他們沒有選擇跟隨旋轉,而是在這個漩渦中,靜下心來,探看身邊的人,探看他們的處境。


他們看到了一幅巨大的圖像,不是巍然建起的高樓大廈,也不是各地聳立的煙囪工廠,在日漸改善的生活以及歡聲笑語背後,他們看見了由四面八方擁入大都市的人群,看見了在其中,扮演著看似微不足道卻讓這個時代高速運轉的每一顆螺絲,他們看見最平凡的人的處境,不只是有關北漂,有關離鄉,不只是疏離、孤單與挫敗,不是表面的喟嘆,而是深入到每一個平凡人的內在,他們內心的畫面。他們想為這些平凡的人,寫下他們真實的故事。


這不是一張一般定義下的流行音樂唱片,卻是屬於更多人的歌。
這不是一個有關情愛的故事,卻用情更深。


是音樂家與詩人們獻給平凡人的敘事詩


『只有詩人的眼睛,會看見身邊匆匆的路人,好奇他們的故事,為他們寫成詞。
只有音樂人的耳朵,會聽見每一個路人心理的,隱藏的哀傷,把他們寫成歌。』


在『仍是異鄉人』作品集第一首對外推出的新作『出城』的文案中,有著上述的文字。詩人和音樂人的合作,一起寫下這個時代的歌。


『鄉愁』是一個太多人表述過的主題,在電影,文學,攝影中經常出現,但是在流行音樂中,這樣的主題通常用比較直白的方式去表繪,是心裡很自然的傷感與喟嘆。李宗盛和李劍青則想用更文學性的敘事方式,說故事的方式,描繪出大時代下,平凡的人的面容。一般的民謠創作,你會感覺到創作者本人的處境,鮮明的感情存在其中。但是在劍青的作品中,他們更希望做到的是,每一個平凡的人都能在其中看見自己的身影,感覺這是自己的故事,而又有一種文學性的美麗。


李宗盛曾經表述,他認為『一個工廠作業員和一個大學教授的心靈價值是同等重要的,不同的歌滿足不同的心靈。』而當他們打算去敘述這個時代最平凡的人的故事時,他們決定,採用一種平凡大眾都能瞭解的文學形式,把平凡人的故事,寫成詩。



因此,在『匆匆』裡,我們看見這樣的歌詞


『分租房每月三百,緊挨著煙囪
睡裡廂的姓李,名字叫雙喜,是我的二房東
儘管日子過得很窘,他都能從容
只是有次年前,殘摩給收了,急得他要發瘋』


在作品集中,收錄了2017新錄製的版本,但另外有一版,是錄製同時,劍青突如其來的,唸出了整首歌,過程哽咽,感人至深。另外,故事中的主人翁雙喜,將會出現在之後發布的『在家鄉』的MV中。

『出城』
『來來往往尋常舊日的街坊 山居歲月遺忘了時光
一次路過稍解遊子半生惆悵 著色了蒼白想像
電視裡放著京劇 青衣的一句婉轉念白
我正在思念於你 不想你就回來了 不想你就回來了』


在微博上點閱率超過兩千萬次的作品,MV由劍青的好友拍攝,真實的桂林、劍青的家庭……音樂創作過程其實在歌詞與樂句中經過多次調整,才有現在聽見的樣貌。



『平凡故事』
『又幾次 夢見自己
終於回去 卻歇斯底里
逢人就大聲說委屈』


這首歌的MV透過《生活》雜誌圖片總監、攝影師馬嶺先生的協助策劃,邀請到了黎曉亮先生(北京)、張海兒先生(廣州)以及木格先生(成都)三位攝影家的作品,和音樂、歌詞在MV中說出同樣的『平凡故事』。異鄉是一個巨大的課題,李宗盛希望不只是音樂來表述,而期待是一個時代共同的創作。
上面三首作品,都是由李宗盛作詞,李劍青譜曲。



而他們也遍尋詩作,包括了詩人藍藍的『姥姥』。
『聽我這麼說 你就會微笑著坐在葫蘆架下盤起那條童年時我枕過整整一生的瘸腿』
劍青的姥姥,也是瘸腿,因此看到這首詩的時候,非常感動。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姥姥,也許瘸的不是腿,但都是我們最柔軟的記憶。



詩人嚴彬的『在家鄉』
『舊大巴將你從城裡往鄉下送
泥霧越來越重 房子越來越散
行道樹代替路燈 指引你回家
吃飯的桌子上 灰蠅在飛』


李宗盛在其中的副歌,加上了這一段
『你的思念 是久治不癒頑疾
你的鄉音 如母親給的胎記
歸來吧 遊子 功名沉浮 不必提 稚志初衷 別忘記』



以及公路的『不變的事』
『有首歌 聽前奏響起 如同從前又死了一次 這是不變的事
有個人 聽見她名字 就讓心跳驟停了一次 這是不變的事』


說起來這是作品集中唯一的情歌。但是當我們回憶不變的事的時候,很多外在的環境,其實已然改變。有人說,這些歌這麼滄桑,適合劍青唱嘛。劍青說,因為我的心是溫暖的,所以,我覺得這些歌並不滄桑,而是溫暖的。


在摘取的歌詞片段中,我們看見了一幀一幀的黑白照片,許多黝黑的臉龐,站在無人的荒地,我們也看見自己,站在通往家鄉和大都市的交叉路口,迷惑著自己真心想要什麼。我們如果是一個漂泊的遊子,也許會在這裡,感覺到有人說出了我的故事。有人了解,有人傾聽,有人說出來,也許可以帶來巨大的安慰。李宗盛和李劍青,在為這個時代平凡的面容繪製出一幅圖像,是經常被忽視的,也因此彌足珍貴。


李宗盛說:『我希望我在五十歲以後,還能夠足夠善良,還有那麼多的愛,對於身邊的人和對於這個時代。我覺得一個創作人,要對能夠讓他感動的人事物,心懷感激,要能夠把他們的故事寫成歌,不論他看起來多麼平凡。我希望,我還有能力去感受最平凡的人的情感,把最細膩的,一般人看起來最微不足道的故事,寫出其中隱含的最深的情感。』


『我很幸運,能夠和劍青一起來把這個感情抒發出來。他的旋律,他的作曲,沒有第二個人,能夠把這些詞,譜出這麼好的歌』


硬氣的小城少年 與音樂交響的青春


在即將發佈的最新單曲『姥姥』的MV中,我們能看見劍青在音樂上盡情的揮灑。他先是將吉他的演奏探索出新的可能,而原本嫻熟的小提琴,更充分舒展表現了他的編曲才華,古典弦樂的編曲,大段落氣勢磅礡的交響,突如其來的出現的京戲中才有的樂句。即使是不常聽古典音樂、不太熟悉傳統戲曲的人,也會在這個段落中,被音樂本身的澎湃激起情緒。


廣西長大的背景,讓他除了小提琴的訓練之外,也對傳統民族音樂有極深的感情,他表示:非常喜歡中國古典的東西,從小學音樂,也要學習很多古典詩詞,會被其中的美深深吸引,他希望自己做的東西,不是一般所謂的中國風,而是內心裡的中國。


因此在『姥姥』之中古典交響的京戲樂句,到『出城』中的侗族大歌,以及我們曾經聽到片段演出中出現的,對詮釋詩經的嘗試。我們會知道,這個小城青年,正在一步步地探索內心裡對民族的感情。


音樂可以隨口歌唱,但是深入其中,卻有無止盡的寶藏,中國如此之大,人人可以表達深情,但是要能找到自己的表述方式,卻是一個深邃的旅程。異鄉的題材隨處都在,但是能夠描繪這個時代平凡的臉孔,卻又需要無比用心。


這次的音樂發表會定名為『不願落地的果實』,因為劍青就像自然生長的一顆果樹,即使沒有特別的澆灌,但是枝枒就硬氣的開始向天伸展。李宗盛說,劍青就像一個天生的探索者,你給他鑽一個針眼,他就能從中看見全世界。


從現在開始,讓我們和李劍青一起踏入這個世界的探索之旅。

載入全文
  1. 匆匆
載入全文

相關新聞

找到你 (LOST,FOUND) - 電影<找到你>主題曲 找到你 (LOST,FOUND) / 2018-Sep

作詞:李劍青
作曲:李劍青

心裡有個地方 仍舊種著曙光
能扛住風浪 能收穫希望
願與你分享 願一起擔當
用彼此汲予的力量 堅守心底的善良

看那些苦難 對應著勇敢
讓我們直面荊棘坎坷驅散黑暗
哪怕命運流轉 時光洪流沖散
堅信能穿越心的荒漠找到你
溫暖你的不安

世間事事無常 讓人覺得瘋狂
脆弱與堅強 超乎自己想像
那些受過的傷 伴著執著與倔強
逆境中成長總能夠帶來更美的盼望

看那些苦難 對應著勇敢
讓我們直面荊棘坎坷驅散黑暗
哪怕命運流轉 時光洪流沖散
堅信能穿越心的荒漠找到你

雨後的晴朗 明淨了遠方
就讓我們用愛的能量揚帆續航
天空藍藍 生命爛漫
我將帶著我的真心找到你

帶走你的不安

在家鄉 (Hometown) 仍是異鄉人 (Still An Outlander) / 2017-Jul

作詞:嚴彬 / 李宗盛
作曲:李劍青

無論你多富裕 成為多麼顯赫的人
城裡的門檻被踏破 不再說方言
母親的家 總是要回的

舊大巴將你從城裡往鄉下送
泥霧越來越重 房子越來越散
行道樹代替路燈 指引你回家
吃飯的桌子上 灰蠅在飛

這就是你的故鄉 沒有跟上時代的步伐
每天早晨 人們在公雞的長鳴中起床
你坐的火車去了另一個地方 別人的 黑泥土 紅泥土 黃泥土
別人的家

你的思念 是久治不癒頑疾
你的鄉音 如母親給的胎記
歸來吧 遊子
功名沉浮 不必提
稚志初衷 別忘記

舊大巴將你從城裡往鄉下送
泥霧越來越重 房子越來越散
行道樹代替路燈 指引你回家
吃飯的桌子上 灰蠅在飛

這就是你的故鄉 沒有跟上時代的步伐
每天早晨 人們在公雞的長鳴中起床
你坐的火車去了另一個地方 別人的 黑泥土 紅泥土 黃泥土
別人的家
別人的 黑泥土 紅泥土 黃泥土
別人的家

你的思念 是久治不癒頑疾
你的鄉音 如母親給的胎記
歸來吧 遊子
功名沉浮 不必提
稚志初衷 別忘記

不變的事 (Things That Will Never Change) 仍是異鄉人 (Still An Outlander) / 2017-Jul

作詞:公路
作曲:李劍青

有首歌 聽前奏響起
如同從前又死了一次 這是不變的事
有個人 聽見她名字
就讓心跳驟停了一次 這是不變的事

全音符是四拍 二分音符是兩拍
鋼琴鍵非黑即白 行板比慢板快一點
你傷心 我觸景生情
你開心 我餘生盡歡

小三和弦總黯淡 大三和弦耿直明亮
這是不變的事

有首歌 聽前奏響起 如同從前又死了一次
有個人 聽見她名字
就讓心跳驟停了一次 這是不變的事

全音符是四拍 二分音符是兩拍
鋼琴鍵非黑即白 行板比慢板快一點
你傷心 我觸景生情
你開心 我餘生盡歡

全音符是四拍 二分音符是兩拍
鋼琴鍵非黑即白 行板比慢板快一點
你傷心 我觸景生情
你開心 我餘生盡歡

你在這兒你是這歌的旋律 我寫過的你都是你
愛你 是不變的事

出城 (Journey Home) 仍是異鄉人 (Still An Outlander) / 2017-Jul

作詞:李宗盛 / 公路
作曲:李劍青

終於路過 你不止一次提起的 父輩們叫家鄉的城
像許多拆了又蓋的老地方 已無從追索它當年的模樣
無所事事的男人啊 在台階上坐著
終於隱沒在老城 掙扎著亮起的燈光

你沒見過這兒起高樓吧 他們用老磚砌了新城牆
若是有人用鄉音喚你 你會不曉得回頭吧
有一天若你真的如願回來 我猜想你會跟我一樣
對記憶裡的故鄉 有更多憧憬渴望

你這沒回過的故鄉風往北吹 人們在廣場虛擲時光
台球桌就橫在路上 俗艷卻熱情的招牌 燈紅的酒家
你出生前的一九五五年這地方起了新的名
姑娘們那時啊 正當貌美如花

戀人出了城 別過青瓦的老屋頂
不再去想許過 許了誰一世的光陰

老人挨著牆根兒曬著太陽 我看失落他卻平常 也許吧
不想再言說那千家萬戶都有的悲歡
奔波的年輕人落魄裡求安穩 失落裡還肯認真
要不是趕著路 當地的老鄉說 這兒的燒酒不錯 你不醉就不許走

來來往往尋常舊日的街坊 山居歲月遺忘了時光
一次路過稍解遊子半生惆悵 著色了蒼白想像
電視裡放著京劇 青衣的一句婉轉念白
我正在思念於你 不想你就回來了 不想你就回來了

平凡故事 (Ordinary Story) 仍是異鄉人 (Still An Outlander) / 2017-Jul

作詞:李宗盛
作曲:李劍青

那未知 召喚我 往前走
那時候 不覺難受 雖然愁
與其沒有聲息地留在故里
還不如幹脆硬著頭皮就千里單騎
反正那未來它不發一語 明擺著是撲朔迷離的一局棋

拿這首歌 祭過去 專情自己
那一夜聽到老家來人說起
那某某多不得已才成為誰人的妻
這無良的城用喧騰的夜與我齟齬 燈光搖曳如招魂的旗

有幾次 夢見自己 一貧如洗夕陽餘暉裡
赤足站在久荒的地

又幾次 夢見自己 終於回去 卻歇斯底里
逢人就大聲說委屈

拿這首歌 祭過去 專情自己
那一夜聽到老家來人說起
那某某多不得已才成為誰人的妻
這無良的城用喧騰的夜與我齟齬 燈光搖曳如招魂的旗

有幾次 夢見自己 一貧如洗夕陽餘暉裡
赤足站在久荒的地

有誰啊
有誰啊 也在這裡
讓這首歌 也感動你
當你孤身 某個街區

有誰啊 也在這裡
那些遭遇 那些回憶
不願想起又不肯捨棄

雖然這不過只是一個平凡的故事而已

姥姥 (Grandmom) 仍是異鄉人 (Still An Outlander) / 2017-Jul

作詞:藍藍
作曲:李劍青

姥姥 我終於可以給你寫一首詩了
在你去逝三十二年之後
你是我唯一的同齡人 你是我的小樹
我的夜空和夢
是風 在四季不停的向我吹拂
是我可以想到的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姥姥 我終於可以給你寫一首詩了
在你去逝三十二年之後
你是我唯一的同齡人 你是我的小樹
我的夜空和夢
是風 在四季不停向我吹拂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這三十二年你在我身體裡走路咳嗽歇息
直到今天和明天 所有的日子
姥姥 你是我永遠的同齡人

聽我這麼說 你就會微笑著坐在葫蘆架下盤起那條童年時我枕過整整一生的瘸腿
聽我這麼說 你就會微笑著坐在葫蘆架下盤起那條童年時我枕過整整一生的瘸腿
聽我這麼說 你就會微笑著坐在葫蘆架下盤起那條童年時我枕過整整一生的瘸腿
聽我這麼說 你就會微笑著坐在葫蘆架下盤起那條童年時我枕過整整一生的瘸腿


這三十二年你在我身體裡走路咳嗽歇息
直到今天和明天 所有的日子
姥姥 你是我永遠的同齡人
聽我這麼說 你就會微笑著坐在葫蘆架下盤起那條童年時我枕過整整一生的瘸腿

姥姥 我終於可以給你寫一首詩了
在你去逝三十二年之後

匆匆2017 (In a Flash) - OT:匆匆 仍是異鄉人 (Still An Outlander) / 2017-Jul

作詞:李宗盛
作曲:李劍青
編曲:李劍青

分租房每月三百 緊挨著煙囪
睡裡廂的姓李名字叫雙喜 是我的二房東
儘管日子過得很窘 他都能從容
只是有次年前 殘摩給收了 急得要發瘋

影樓照裡在老家的對象名字叫芙蓉
就算婉轉地說長得也勉強只能算普通
我有幾次交不出房錢 他都肯通融
只是他說小子你給我去算算煤球有幾個窟窿

那些褪色青春夢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你肯定懂
青春期 熬夜 衝鋒 上小縣城的高中 已光榮

路的盡頭的少年宮 兀自沈默在風中 無言相送
那一年一首遠方的歌 說什麼往事如風
他往事如風 我失色青春的惶恐 現在才知道
回憶是心蟲 光讓人癢癢 不讓碰
明白了現實裡 沒有人是孫悟空
課堂 老師忘了教 八面玲瓏

不敢想過得舒服 也願意吃苦
只是好些感慨感觸感悟會把人搞迷糊
清楚自己養樹教書 必定要不滿足
與其等往後有了別的貪圖 不如現在先找條路

明白不管是什麼 多了只變得麻木
我依然在虛幻之中奮力尋找 尋找我的歸屬
人若是離開故鄉 像樹離了土
只怕我掙了全世界的財富 卻搆不着幸福

那些過時的青春夢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你肯定懂
蛻盡了青澀和懞懂
當人在異鄉才知感動

合奏課隔了舊屏風 女孩見不到我臉多紅 琴聲嗡嗡
離家時故作輕鬆 留給娘的是匆匆
我心隱隱痛 不承認自己仍是小童 未覺察林子裡那軟香的風
只留下母親聲聲地召喚在風中
滿垛啊 咱家桂花香 正濃
只留下母親聲聲地召喚在風中
滿垛啊 咱家桂花香 正濃

匆匆 匆匆 / 2013-Dec

作詞:李宗盛
作曲:李劍青
編曲+製作:李劍青

分租房每月三百 緊挨著煙囪
睡裡廂的姓李名字叫雙喜 是我的二房東
儘管日子過得很窘 他都能從容
只是有次年前 殘摩給收了 急得要發瘋

影樓照裡在老家的對象名字叫芙蓉
就算婉轉地說長得也勉強只能算普通
我有幾次交不出房錢 他都肯通融
只是他說小子你給我去算算煤球有幾個窟窿

那些褪色青春夢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你肯定懂
青春期 熬夜 衝鋒 上小縣城的高中 已光榮

路的盡頭的少年宮 兀自沈默在風中 無言相送
那一年一首遠方的歌 說什麼往事如風
他往事如風 我失色青春的惶恐 現在才知道
回憶是心蟲 光讓人癢癢 不讓碰
明白了現實裡 沒有人是孫悟空
課堂 老師忘了教 八面玲瓏

不敢想過得舒服 也願意吃苦
只是好些感慨感觸感悟會把人搞迷糊
清楚自己養樹教書 必定要不滿足
與其等往後有了別的貪圖 不如現在先找條路

明白不管是什麼 多了只變得麻木
我依然在虛幻之中奮力尋找 尋找我的歸屬
人若是離開故鄉 像樹離了土
只怕我掙了全世界的財富 卻搆不着幸福

那些過時的青春夢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你肯定懂
蛻盡了青澀和懞懂
當人在異鄉才知感動

合奏課隔了舊屏風 女孩見不到我臉多紅 琴聲嗡嗡
離家時故作輕鬆 留給娘的是匆匆
我心隱隱痛 不承認自己仍是小童 未覺察林子裡那軟香的風
只留下母親聲聲地召喚在風中
滿垛啊 咱家桂花香 正濃
只留下母親聲聲地召喚在風中
滿垛啊 咱家桂花香 正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