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生活

不哭不哭,眼淚是珍珠:專訪 黃士杰

2019.05.16
黃士杰

「我先說喔~我今天訪問是絕對不會哭的,我不會哭。」
士杰以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態度試圖說服我們,結果沒多久就破功了。

黃士杰,戲稱為五月天的第六位團員,他是怪獸的表弟。十九年來,與五月天緊密接觸,一起工作的日子,要從追隨哥哥與沉迷偶像開始說起。小時候的士杰與怪獸常常玩在一起,怪獸從小聰明,成績飛天的好,讓士杰非常崇拜他:「我一開始是很排斥表哥玩音樂的。有一天我弟弟回家跟我說,怪獸在台北玩起了樂團,我心裡覺得,表哥是我人生榜樣,明明可以當上律師的人,怎麼突然間玩起了音樂呢?」

後來,士杰輾轉來到台北讀大學,怪獸找他到行天宮家裡聽當時五月天的創作:「那時候都還是用錄音帶播放的年代,當 demo 的前奏一下,我一聽頭皮居然發了麻,轉頭就說:天啊!這是西洋樂團的水準吧?這吉他 solo 你彈的嗎,太強了吧?」那之後,他幸運成為五月天所有新歌的第一手聽眾,也在背後默默支持著表哥的夢想。

「嘿 我要走了 / 昨天的對白 / 已不再重要 /
我已見過最美的一幕 / 只是在此刻 / 都要結束」
——〈嘿!我要走了〉收錄於 1999 五月天第一張創作專輯

總有一天 我們都將出頭天

「我那一年在重考,期間到玩具工廠做包裝打零工,包著包著,突然在廣播裡聽到〈志明與春嬌〉的首播,我低著頭就哭了,大聲的在工廠裡咆哮著!我哥哥發片了!」哥哥發了片,他也正式開始追星生涯,開著車到處看他們表演,不知不覺成為他們的歌迷。

千禧年,士杰是不會控制生活預算的大學生,常常到月底就只能吃學生餐廳的免費白飯配醬油。他決定找打工的機會,腦筋就動到了五月天哥哥身上:「但我去探班的時候,發現他們都有技師了,而且每個技師都是一時之選,我會的事又不多,橫豎比不上他們,當時摸摸鼻子轉身要走,石頭突然叫住我,問我願不願意幫他一個小忙。」於是,士杰開始為五月天做第一份工作-按效果器。「就是唱某首歌(黑白講)之前按下去,唱完就按掉。哈哈哈哈哈」一指神功,一發功就是十九年。將近七千個日子,他從按效果器的學生打工小弟,到負責 Programming-和音-錄音-混音-現場直播混音-甚至參與協同製作唱片,成為五月天最信任的工作夥伴之一。

01-5.jpg
02-5.jpg

「說真的,我本來什麼都不會,是他們一步一步教導我,讓我知道,要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

原本談笑風聲的士杰突然有感而發,「像是阿信有次突然問我:『士杰,你要不要試試看和音?我覺得你的聲音在這首歌唱低聲部的和音會滿和諧的。』每次我都會被五月天的勇敢嘗試嚇到,然後又覺得很感動,感謝他們願意相信我,給我機會學習新的事。」在五月天如同兄弟般的信任和督促下,士杰做了好多他從未想過自己能做的事情,不斷拓展自己的極限,也幾乎全程參與了五月天每個故事裡的重要篇章。

03-4.jpg

因為相信,偶爾疲倦卻也很過癮

跟著天團工作,有多辛苦?背後的壓力一般人難以理解,士杰說起家人,語氣有抱歉:「這幾年我過著拋家棄子的生活,三歲女兒昨天打電話來,突然跟我說『我現在會講左邊右邊前面後面,那你在哪邊?』」女兒都長大了,爸爸每天在哪邊...?每天都在五月天那邊(笑)。

士杰回憶第九張專輯的錄製過程:「我們幾乎 50 個小時沒闔眼了,我突然跟阿信怪獸說:『欸...我發現,超過 48 小時沒睡,就不會想睡了欸...只是會很想死!哈哈哈』」面對想死的士杰,阿信倒是像鐵人一樣精力旺盛,「接下來我們一起熬了三天夜,到早上七點半我在錄音室睡著,睡到十一點半聽見阿信開鐵門出去,我想說,他終於要回家休息了?結果下午兩點多,我又聽到鐵門打開的聲音,他...居然又回來了 (他根本沒睡啊!) 」

因為這麼燒命,士杰做完每張專輯的儀式就是流眼淚,他之所以能撐下去,是因為相信五月天的音樂,也相信五月天這些人,從最初的憨人到倔強,走到多年後的頑固,又一次他們全力以赴,不留遺憾。

五月天如果蒐集士杰的眼淚,應該已經填滿一座游泳池...。

「 你追逐 你呼吸 / 你囂張 的任性 / 鼻青臉腫的哭過 / 若無其事的忘記
如果你 能預知 / 這條路 的陷阱 / 我想你 依然錯得很過癮 」
——〈頑固〉收錄於2016 五月天 自傳

 

「人生無限公司,122 場最後,我看到自己的名字在大螢幕上,我眼淚又潰堤了。哭哭哭哭哭,哭完下台看到阿信怪獸又繼續哭,我每次哭完都覺得,幹,我在幹嘛啦,自省自己為什麼那麼愛哭?…可是...下次又哭了,哈哈哈。」對了,現場說著這故事的士杰,也在哭(笑著哭)。

「〈憨人〉是我的罩門,因為有時候你努力二十年、三十年赫然發現也許自己和以前一樣沒變,一樣只是一個聽著『憨人』會痛哭的大學生,我有我的路,有我的夢,一路上從沒改變過」

演唱會上,阿信用這首歌介紹了士杰這個憨人給歌迷認識,一邊說著他的故事,一邊把他 cue 上台(他當時當然已經哭爆了):「那時台上就是五月天跟我,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就是做好自己的本分,我沒想過五月天願意在這麽多觀眾面前認可我,但在最後的最後,願意把光環讓給在角落默默努力的人,應該也只有五月天做得到了...。」

「從小,我就是一個沒有考過第一名的小孩
有時候很想努力奮鬥起來,但最高也只拿過第二名
小時候一個班都有五十個人,可是第一名都只有一個
剩下的四十九個人,我為他們,為自己,寫了這首歌〈憨人〉」- 五月天 阿信

04-4.jpg

08s.jpg

眼前這個已經當爸的人,眼淚為何可以這麼多?五月天這樂團大概有種洋蔥。十九年過去,士杰說自己已經責無旁貸了,五月天就是他的人生。他手裡握著的衛生紙已經被捏爛,眼淚還是不停地流:「這是一個漫長的旅程,但這旅程還不會結束,我會做到他們想結束為止。」

士杰,在此暫時下台一鞠躬,但五月天偉大的航程,還在持續進行中。


採訪:陳芷儀 Rachel Chen
撰稿:陳芷儀 Rachel Chen
攝影:潘怡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