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生活

光的裁縫師,織出美好畫面:專訪雷射設計夏振捷

2019.05.16
夏振捷

捷哥在頂樓拍照時,一直耍傲嬌,瘋狂碎念自己不上相、不擅長被拍。結果,拍攝開始,每當攝影師 cue 他轉頭看鏡頭,他轉身時間之精確、眼神之銳利,一點也不像他口中那個不擅長被拍的人。大概是職業入戲太深了,身為經驗老道的雷射設計能力者,連眼神都能射出光束來。

這個帶著黑色鴨舌帽的神祕男子,在每場五月天演唱會也以同款低調造型現身,無數穿梭現場、耀眼的雷射光束全都出自他手。

01-2.jpg

對一般人來說,雷射光也許只是簡報時用來引導視覺的光點,再厲害一點,頂多拿來做做量測;但對捷哥來說,雷射光豈止如此——只要他手勢一下,千百光束便鋪天蓋地而來,既能瞬間打造迷幻的空間感,也能賦予音樂加成的撼動力。

光的可能:點、線、面

當然,這種雷射設計的特殊能力並非與生俱來。捷哥從演唱會硬體工程公司出身,一開始燈光、音響、鷹架樣樣都碰。那後來為什麼走向冷門的雷射設計?他笑說全是因為想偷懶:「每次做燈光音響,都一定要最早來、最晚離開;做鷹架,回家之後又腰痠背痛。想來想去,總覺得做雷射好像最輕鬆,又容易上手。」

有了這個念頭後,他開始試著了解雷射設計,結果萬萬沒想到,雷射光能夠打造的酷炫視覺效果,讓他愈研究愈入迷。

02-2.jpg

雷射光本身發散度極小、亮度極高的特性,加上眾多光束疊加幻化出的無限種可能,使其愈來愈受重視,逐漸從硬體工程或燈光設計中獨立出來,躍遷為大型演唱會視覺設計中的關鍵一環。

儘管雷射光束華麗炫目,捷哥強調,演唱會工作講求的是團隊合作,切忌喧賓奪主,「雷射的目的是為歌曲多鋪墊出一個層次,所以我們一定要先充分瞭解歌曲內容,還有在那個演出環節歌手想傳達的感覺。」環環相扣,才能在聽覺感受之外,打造同樣觸動人心的視覺體驗,「因為最後的畫面要是諧和、好看的,雷射設計當然要跟燈光、視訊緊密配合。」

03-2.jpg

創造每一份無法複製的感動

燈光全數暗下,伴隨全場觀眾的鼓譟聲響,雷射光束在偌大的場館橫空劃出一個大大的、代表 Mayday 的字母「M」。這是這次巡迴裡最讓捷哥感動的畫面,而要創造出這樣的場面,其實有其難度:「一方面是因為在那個瞬間,全場的視覺焦點只有那幾道雷射,沒有其他光了;另一方面是,要克服每個場地的不同,打出同樣的『M』,其實沒那麼容易。」

2011 年「Just Rock It!」巡迴演唱會,捷哥首次與五月天團隊共事,「人生無限公司」巡迴則是第二次配合。「這次巡迴跑了很多地方,每個場館場地不同,雷射光的數量、懸吊位置都不同,所以我們要遷就這些條件去做調整,讓不同地方的觀眾能夠感受到同樣的視覺效果。」

經驗老道如他,當然也不會錯過在必要的時候放大絕。擁有八萬座位的北京國家體育場「鳥巢」,四周觀眾看台較為高聳,燈光硬體設備的擺放位置也與其他場館不大一樣。有別於從舞台射出光束的一般效果,他說:「我們利用鳥巢的座位特性,營造出一種『環場』的視覺感受,讓每個觀眾入場時都可以看到來自各方向雷射光構成的平面。」說起這次精彩的雷射設計,在自豪的神情下,捷哥同時也有些靦腆。

04-1.jpg

追求一瞬間的 punch

深入這份工作,會發現捷哥自豪得有理,因為雷射設計像是技術高超的裁縫師,得在一定的時間內來回穿梭,織縫出兼具美學與實用性的畫面,每次上場,不容許一秒閃神。「像燈光、視訊,可能整場都一直存在;但雷射要對的就是一個瞬間的 punch,一旦錯過了,等於你一整天不知道來幹嘛。」那一個 punch,就是讓全場沸騰的關鍵。作為控光者,他嚴格地自我要求,同時也承擔龐大的壓力。

05-1.jpg

一般人對於雷射搭配歌曲型態的想像,多是節奏感強烈的電子舞曲或激昂的搖滾樂,雖然五月天的歌曲常見搖滾元素、符合這種想像,但也並非每首都適合加入雷射設計:「我們需要跟演唱會的製作部長時間溝通,討論哪首歌要加入雷射、又要怎麼安排。」他打趣說,「如果每首快歌都出現雷射,觀眾看了也會有點膩吧!」

追問他對於自己在哪首歌裡的作品最滿意,他先是帥氣秒答:「每一首歌都很滿意啊!」緊接著又有點害羞,「也不敢說自己特別厲害啦⋯⋯」雖然補了這麼一句,但感覺得出來,每個端上檯面的作品,都是他的寶貝。

06-1.jpg

因陪伴而生的無限可能

和捷哥聊久後,黑色鴨舌帽下的神祕面紗也逐漸被揭開,不難發現他那酷酷的外表下,其實藏著一顆溫柔的心。「每次在國外聽五月天唱台語歌的時候,全場一起跟著唱的感覺,都會讓我很感動。」他說,「你會發現,原來台灣的音樂可以那麼有力量。」

身為演唱會第一線工作人員,看過超過百場演出,他說五月天之所以迷人,是因為這五位大男孩各種形式的「陪伴」。他們不但透過引人共鳴的音樂陪著歌迷走過青春年少,也如同兄弟般與工作人員一齊成長,永無止盡地突破自我:「真的沒有什麼距離感。」

「人生無限公司」巡演甚至陪伴捷哥走入了新的人生階段。當他在世界各地奔波,老婆正在台北的醫院待產,「我記得那時都要抓緊一天的空檔,飛回台北陪她產檢,隔天再立刻飛回場地。」身在異地的捷哥,看著擺在雷射器材旁的「乖乖」零嘴,除了希望器材不出差錯,也祈禱寶寶在他有空檔回台時乖乖出生。

那段期間,他手機備忘錄記載的,不再只是硬邦邦的雷射設備,還有包巾、除紋霜、鈣片、卵磷脂、溫奶器等等老婆做月子及孩子出生後的必購物品清單。「謝謝同事一直幫助我,更謝謝老婆願意體諒這個工作。」如今小孩已滿一足歲,捷哥回想著過程,感性地說。

「能不能暫時把你的勇氣給我 / 在夢想快消失的時候 /
讓我的歌 / 用力的穿過天空
為我愛的人 / 做一秒英雄 / 」
——〈約翰藍儂〉收錄於2004 五月天 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雷射與一般光線不同之處,在於所有的光子都有著相同的頻率、調性、前進方向。這些光子碰上電子時,又會再產生更多同樣的光子,最後,在這樣的循環下,光的強度愈來愈大。成就這場演唱會的所有人,就像是這些光子,專心一致地往相同方向前進、將能量無限放大,向世界投射出如此奪目的光。

07-1.jpg

——
採訪:黃銘彰
撰稿:黃銘彰
攝影:潘怡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