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生活

無聲裡完美的演出:專訪 Monitor 音響設計莊志揚

2019.05.16
莊志揚

回憶起一場演唱會,通常最先在心中浮現的是什麼?或許是目眩神迷的燈光、籠罩身體的場域氛圍、與其他歌迷同心的共鳴⋯⋯但說起最不可或缺的元素,肯定是流瀉空氣中動人的旋律與轟鳴——歌手想唱出好故事,聲音的感染力是不可或缺的。因此,演唱會的音響設計師至關重要,是如空氣般難以察覺的絕對性存在。

彷彿沈穩的鯨魚,在廣闊的聲海中送出專屬的頻率

音樂中的低鳴高亢、細膩粗糙,都形塑著一場演唱會的性格,為每一首歌鋪陳好空間,是音響設計師的職責所在,志揚哥娓娓道來,談起他的吃飯工具——Monitor 音響。

詳細說來,音響設計分為三種。其中觀眾最有感的是主喇叭,會由「FOH(Front of House)音響設計」負責,但其實還有容易被忽略的「Monitor 音響」和「系統工程師」,共同形塑整場演唱會的音樂樣貌。志揚哥解釋,歌手在台上其實聽不到主喇叭,或是只能聽到泛出來的不準確聲音,所以 Monitor 音響設計就要負責把歌手要聽的聲音,放到 Monitor 音響跟耳機裡。Monitor音響設計就是幫歌手製造好的表演環境,有好的環境歌手才能心無旁騖地發揮100%的實力,是一種強大而讓人安心的存在。外場音控師控出一種聲音,Monitor則要同時面對多個表演者,而五月天的演唱會,包含五位團員和合音,一共八個人,需求各不相同,全都交付給眼前這位志揚哥。

01.jpg

每個團員所需要的,志揚哥走過無數次一對一的調整,隨時可以細心數來如數家珍:「鼓手冠佑主要聽鼓跟貝斯,以掌握節奏;貝斯手瑪莎聽得比較全面,只有兩把吉他的聲音稍微小一些;阿信聽的東西很平衡;怪獸自己的吉他要夠 power。另一個吉他手石頭比較特殊,他的 stereo(立體聲)分得很開,他自己的吉他在這裡,另外一個吉他在這裡,分非常開;然後 vocal 在中間,極左跟極右是 program 還有鍵盤。」他就像五月天每一個人的鯨魚,細膩發出他們需要的頻率,讓音樂傳遞到需要的人心裡。

也因為 Monitor 音響面對的是歌手,總免不了讓人想追問有沒有遇過什麼特別的要求。問起例子,在一旁的製作人洋公笑了一聲,志揚哥聽了也微微笑開。洋公代為解釋,主要是看 Monitor 音響跟歌手溝通的默契,「如果歌手今天跟他說:『我今天耳機裡想要有一點藍色的感覺』,那他怎麼知道那個『藍色』是什麼聲音?」

為了溝通,他們也發明出不少「暗號」,像是手比「五」是阿信,擺手刷弦是吉他手,手往上指是大聲,往下是小聲⋯⋯這是屬於他們之間的密語,無論現場的音樂多壯闊嘈雜,依然可以在相視的一瞬就理解彼此的心意。

02.jpg

所謂完美,是深信一次可以比一次更好

除了負責 Monitor 音響以外,志揚哥還身兼系統工程師一職,負責架設整套音響系統,運算著一場完美演出:「喇叭要吊掛在什麼位置?角度是什麼?一串喇叭從上到下 16 顆,每一顆出力都不一樣,這些都要經過電腦試算再調整。」志揚哥對聲音精準度的量尺,總是經過反覆的精密校正,在他小而銳利的目光裡輸出一場場偉大的五月天演唱會。

03.jpg

「人生無限公司」全球巡迴一共 122 場,每到一個新的場地,音響設定都得因地制宜,志揚哥的音響團隊總是得最早到場,為接下來的演出校準完美設定。除了自我要求完美以外,也因為不同場域對聲音的影響極大,志揚哥說,設定上的些微差距或是天候等大自然因素,可能還是會造成偏誤。

攻破一個個不夠好的場地、挑戰不同的量級,也是團隊的樂趣:「這次新加坡的演出是在國立體育場,那是一個半封閉型的場地,上方跟側邊開了一個大洞,聲音的反射角度反射很複雜,所有人都覺得那邊的音響效果很不好。我們團隊這次提早到現場,花了一整天調整系統,演完後,新加坡的聽眾都說那是他們在那個場地聽過聲音最好的一場。」洋公替身旁的好哥們舉例,神情滿是驕傲,而志揚哥則是一貫謙虛,只是點頭笑著。

04.jpg

人生有限,但友情是無限的
志揚哥校準著儀器成就舞台上的節目,卻忘了調和好自己疲憊的肉身,身體不比鋼鐵器材,就在人生無限公司巡演到北美時,他因為甲狀腺亢進,高燒不退,整整住院了三天。

身體的抗議還沒結束,出院前一個小時,志揚哥出現了中風症狀,就這樣倒下了。眼見長年一同奮戰的兄弟遭逢危機,洋公選擇停下手邊所有工作,陪他走過身心最難熬的一段日子。

憶起這場突如其來的意外,志揚哥的詞語像是找不到出口,在身體裡來回反射,脫口的僅餘碎片,數度無聲。整場專訪下來,經常是由洋公一旁補充,志揚哥受訪時話說得少,表達想法時屢屢頓卡,原來是因為這場意外的後遺症,至今仍影響了他的語言能力。好在身邊有洋公這位好夥伴,就像工作時在他身後照看一切一樣,受訪時也了解他的心意,幫助他說出心中最想表達的事情。

不善言辭的他一直以來都善於聆聽,而此刻,他望向洋公與其他工作夥伴的眼神,彷彿感謝著,他也那樣深深地被夥伴們聽見。

在五月天與全體夥伴的全力支持之下,病痛並未將他擊倒,反倒讓他更珍惜每個當下。經歷一切後,他說:「之後還是會繼續做下去。」志揚哥仍是那個志揚哥,曾經有說有笑的大男孩,沒有因此失去對音響的熱情,依然堅守演唱會最安靜的角落,為樂手及歌迷準備完美的溝通媒介,做演唱會靈魂的聽覺橋樑。

「Do you every shine? / Do it or die? /
把握現在 面朝大海 / 明年未必 春暖花開 /
Do you ever shine? 」——〈Do you ever shine?〉

音響設計扮演撐持節目演出的地基,有時甚至忘記自己的存在。但對志揚哥而言,每當音響被精準設定,存在感消失於無形,五月天想說的故事才能順利傳達到觀眾心裡,讓聆聽者能夠得到安慰,觸及無限。

——
採訪:莊勝涵
撰稿:莊勝涵
攝影:林軒朗